快捷搜索:

逆天之术必然是跟那先伤己再伤敌一般

“你这…………”看着也是头也不回走出去的诸葛亮,刘备很是无语,不过等到诸葛亮走了出去之后,刘备的面色黯淡下来,幽幽道:“听闻这个诸葛亮看过天书三页,莫非可以控制天时?哼!优待了你这么长的时间,这一次,正好也借着二弟之手,实验一下你是否真的有这般的本事!”
 
    要说城内事情不少,但是刘备整日都在讨好诸葛亮,表示出了对他的爱戴,而刘备可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人,跟诸葛亮交谈多日,虽然知道这个诸葛亮对于很多的事情都有独到见解,才华更是横溢,但是刘备可是跟李林不一样,看过三国演义的电视剧,这个诸葛亮到底是一个什成色,刘备也不敢确定,万一这个诸葛亮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的话,那刘备可就是赔大发了,其实刘备想着,现在有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给自己用也成啊,但这个诸葛亮若真的是个有幸得到天书的旷世奇才,那刘备可就是捡到了一个大便宜了,当然就要全力的讨其忠心,好为自己所用!
 
    是夜,就在诸葛亮的房内,“叩叩叩!”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,正是诸葛亮的房门发出来的。
 
    “公子,你要的东西!”
 
    “嗯!送进来吧!”
 
    只听到间断的谈话,诸葛亮的房门缓缓打开,一个书童走了进来,正是在诸葛亮的草庐之中,接见了三次刘备的那个书童,夜已经深了,诸葛亮还没有睡,但是则会屋内并没有掌灯,书童好似已经习惯了这个分为,对诸葛亮这间屋子也是熟悉无比的,摸着黑,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,对黑暗处的人影道:“公子,放在这里了!”
 
    诸葛亮在黑暗之中还在摇着羽扇,对书童道:“好了,你出去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书童嫩嫩的应了一声,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只看诸葛亮缓缓起身,月光透过纸糊的窗子射了进来,一看诸葛亮,跟白天那个白面书生的形象完全不一样,竟然穿着一身好似道袍,但是上面尽是八卦,星辰,跟被人的道袍又是有很大的不同,头上并没有带着书生会佩戴的冠,而是跟老道一般用玉钗插在了头上,盘起了发髻,不过手上倒也是还拿着羽扇。
 
    缓缓打开包袱,里面东西也很是简单,木剑,蜡烛,还有几个画着八卦的木盘,诸葛亮不紧不慢的将木桌挪了挪,屋子里出席那了一小块的空地,将拉住拿出来,摸着黑,摆好了形状,可能这样看似简单的行装,但是要是寻常人摆弄起来,可是费了大劲了,而对于诸葛亮来说,闭着眼睛都可弄好,随即便是将拉住一一的点上,点点的烛光亮起,照亮了整个屋子,才可以看出来,原来这些个蜡烛摆成的形状竟然嫣然就是一个八卦,就看诸葛亮,一手羽扇,一手八卦木盘,缓步的走进了蜡烛之中,中间正是一个一个蒲团,缓缓的坐在蒲团之上诸葛亮本来就是一个白面书生,潇洒帅气,而现在,可是增添了一份仙风道骨。
 
    口中念念有词,就看到这屋内的烛火忽闪忽闪的,也不知道是有微风吹进来,还是这个诸葛亮正在施法导致的这样的景象,过了一会,诸葛亮长舒一口气,也不知道成没成,没有什么华丽的动作,也没有什么逆天的异动,就是这样平淡,可能这天术,也没有人想象的那么的华美,壮丽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老爷!军师刘备可是目漏精光,幽幽说道:“莫非这世上真的有天书,天术之说?呵呵,诸葛亮啊!你可莫要我失望!”
 
    转眼就来到了第二天,而诸葛亮的脸上明显有些苍白,逆天之术,必然是跟那先伤己再伤敌一般,你敢逆天,必遭天谴,就算是诸葛亮这样正版的天术也是这样,只是要比张白骑那样的近妖之术要轻上一些。
 
    不过这早上的天空,可是毫无一点要下雨的意思,刘备一早就赶了过来,虽然知道昨晚的事情,但是刘备还要表现出来十分的焦急,看到诸葛亮依然在悠闲的看书,刘备急忙说道:“诶呀……军师,我二弟的那钢刀已近啊!你则么还再次安坐,你先到我后院藏匿,等到我劝服二弟,军师在出来才好啊!”
 
    “哦?”诸葛亮一看到刘备急匆匆的跑进来,就说了一大堆,赶紧起身,不紧不慢的拜道:“拜见主公,不知道主公一大早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诸葛亮话还没说完,刘备上前就一拉诸葛亮的衣袖,道:“军师,快快跟我走吧!”
 
    刘备虽然拉着诸葛亮,但是诸葛亮可是无所谓,道:“主公,主公!”说着,以上一晃,让刘表撒开了诸葛亮的衣袖。
 
    诸葛亮嘿嘿一笑,道:“主公勿要慌张啊,亮已经准备妥当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