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早日到了长安,我与兄长再诉兄弟之情为好

“嗯!”夏侯霸有些不情愿的哼了一声,眼睛微微发红,虽然李林乃是他的义父,甚至还间接的是自己的杀父仇人,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,李林绝对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,让从小就没有体验到多少父爱的夏侯霸,对于李林很是依赖,虽然夏侯霸的年纪已经不小,但是忽然一个男人跟慈父一般的整日耳提面命的教育自己,夏侯霸真么会不感动,对于李林,夏侯霸没有想过别的,只要他对自己好,自己就把他当做亲生的父亲。
 
    李林这个人,当然是跟这个时代的男人不一样,十分的在乎家中的事情,政事是能放就放,能逃就逃,自然会有自己信任的人打理,但是这儿子可是自己,自己不能放松对于他们的教育,李林可是不行自己的儿子以后会成为自己最为讨厌的纨绔自己,不论是家中的几女,还是自己这个父亲,虽然对二女疼爱有加,但是对于这些个不良的习气,是万不能让他们指染的。
 
    “义父,我也想去!”夏侯霸红着眼睛,很是不情愿的说道。
 
    李林一撇嘴,知道夏侯霸不舍得自己,李平,李虎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从事出去,所以习惯了,但是这一段时间,夏侯霸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,所以自己第一次走有些舍不得很是正常,李林摸了摸夏侯霸的脸颊,道:“在家里好好的学习功课,我已经吩咐大学中的学生,给你和李虎安排入学……别撇嘴,别撇嘴,知道你们不喜欢学习读书,但是告诉你们多少遍了,光知道练武,与匹夫何意,平时你们也可以随意去军营,但是万不可惹是生非!不然的话,加倍受罚,就是因为你们是我李林的儿子!”
 
    李虎和夏侯霸咧咧嘴,几个小孩子纷纷对李林拱手一拜,道:“谨遵父亲(义父)(叔父)之命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:“剩下的事,我是一点也不担心啊,各位叔伯,各位兄弟,我李林不在之时,有劳大家了!”
 
    “恭送主公!”众人纷纷下拜道。
 
    “好!”李林点点头,随即喊道:“上马!”
 
    一千多人齐齐上马,方方喊了一声道:“出发!”随即,一千余人绝尘而去,众人并没有太远的相送,这是李林的吩咐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一行人马穿越自己的地盘当然是方便快捷,没一天就已经到了襄城河边,张郃也是在襄城相迎,一行人马缓缓向洛水前进,李林这一路上,也算是一次出游,也算是一次巡视,看一看这刚刚遭受过战火的百姓们的生活情况,有到底官员接待,并受到了当地人民群众的热情欢迎,李林考察了本年度府库情况,和抗寒抗旱工作等,对于一些郡县因对于百姓安抚措施的杰出贡献,做出了点名表扬,对于那些疏忽大意的官员,提出强烈批评,并且会追究责任到人,…………(省略一万字)
 
    三天后,李林一众人马,赶到了洛水渡口,而刘和的人马已经接到消息,在洛水渡口恭候,李林一看,来的还真不是被人,也算是自己的老熟人了,魏悠,现在也算是在刘和麾下的郎中令了,可是大员。
 
    魏悠怎么说也算是长辈,李林也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人,下马来,对魏悠拱手一拜,道:“魏大人,别来无恙否?”
 
    魏悠也是满脸堆笑,看到李林直接过来主动跟自己打招呼,也是很受用,躬身回礼道:“辽侯客气了,老夫这身子还算是健朗!”
 
    李林客气道:“上一次见魏大人可是好几年前了,真是时事弄人啊,那个时候,林还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子,现在,都已经…………哈哈!”说着,李林还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须,大笑几声,表示自己老了,虽然李林也才三十出头,但是在古代可是不一样,人口的平均年龄也就是20多岁,年过三十六就可以自称老夫了。
 
    魏悠摆摆手,道:“多年不见,辽侯依旧风姿绰约,怎么说老呢?那老夫这年过半百之人,可不是要…………哈哈!”魏悠也是客气的打着哈哈,既然是来接李林的,当然也是做足了准备,礼仪很是隆重,不过魏悠一看李林身后的兵马则是眉头一皱。
 
    李林看到了魏悠的表情,笑道:“呵呵,如今某与刘景升战事刚平息,所以家中伯父们不放心,才回这般,不过来到兄长之地,林自然不会有事,俊义!”兄长说的当然是刘和了,刘和乃是邀请李林而来,张郃带着兵马一路保护到了洛水,可是不少,当然让魏悠有些担心。
 
    “末将在!”听到李林的呼喊,张郃立即过来,拱手道。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:“带着人马回去吧,并且传信给家中,就说林已经到了兄长治下之地,无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张郃应允一声,便立即指挥这兵马撤退,李林身边只留下一千余人,李林这样的身份,出来带着千八百人道也不算什么,不过魏悠还是调笑着说道:“辽侯啊!这可是让我想起来当年辽侯带领300护卫闯邯郸的时候了!”
 
    李林回头看了看这一千骁骑营,知道魏悠的意思,李林随即笑道:“呵呵,仅是不同往日,当年林还承蒙伯父照顾,才有安身立命之地,如今,家业大了,你看这个…………诶……”李林指了指身后的兵马,一脸的无奈,魏悠看着大笑,李林道:“我也不想带这么多人啊!不过谁让家中叔伯们不答应啊!”
 
    魏悠也是理解的点点头,道:“好好好!辽侯果然依旧是跟以前一般风趣!”
大胜之下,还能够邀请林前来,乃是林的荣幸,光复二都,更是最大的功劳,林当然理解了!”
 
    魏悠一伸手,一个请的动作,对李林道:“辽侯,还请先到洛阳,休息一阵,然后我们便启程前往长安!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道:“不必了吧,我征战十余年,赶路之事当然不在话下,何须休息,我也思念兄长得紧,不如还是赶紧赶路,早日到了长安,我与兄长再诉兄弟之情为好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